葎荨酱233

不想当写手的迷妹不是好画手。。。。。。渣渣渣_(:_」∠)_

临摹的神夏的明信片⊙▽⊙
并没有系统学过素描不要在意细节(°ー°〃)

【R76】Just from afar

Valkyrie:

饥饿游戏AU


哨向ABO,私设极多


主R76,副双飞。提及猎寡猎,澳洲,共产,源藏。


概要:


死神非常谐。非常谐。谐。


监狱设定和美剧OZ中的翡翠城类似。


精神体设定和《黑质三部曲》类似。


如果都没看过,就当我前两句在放屁。


标题出自美剧POI。I’ll growold with you, just from afar. 我会和你白头偕老,只不过天各一方。


差不多就是·一个以为是爱·一个以为是炮·然后他俩崩了·然后他俩炸了·十年后他们共同参加了饥饿游戏·最终打败了boss·最终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的故事


 


 


背景:Gabriel Reyes,aka Reaper,因储藏枪械罪被送进66号哨兵监狱,室友告诉他,如果想要建立威信,他必须当众拿下这里的明星犯人“孤狼”士兵76——一个强硬独行、精于踢裆的Omega。Reaper自信满满地去了,然后吃惊地发现对方竟然是自己那个在十年前的大爆炸中死亡的伴侣。


        他端着午饭犹豫了三秒钟。


 


        Reyes几乎是把餐盘砸在了桌子上,苹果在餐格里惊慌地弹动,他以一个狂放不羁又行云流水的动作坐下,觉得自己到此为止都表现得不错。很帅,够场面,有气势。这半个长条桌只剩下他们两个,另半个长条桌全在偷看他们两个,不对,是半个食堂都在偷看他们两个。


        不错。


        而士兵76什么反应都没给他,依旧有节奏地吃着盘里的三明治。


        Reyes很不高兴。他觉得凭自己刚才的表现,起码能获得一个愤怒的白眼。这就好像一只威武的西伯利亚虎用360度托马斯回旋钻了火圈,而你连一个巴掌——无论是鼓掌还是耳光——都没有拍给它。太不礼貌了。


        于是他清清嗓子,想说“好久不见”。


        Reaper:“你瞎么?”


        76的咀嚼终于停顿了一瞬,然后头也不抬地说:“滚。”


        这跟他以前的声音不一样。他以前像只能唱男高音的金毛,而非此时这种没上油的低音贝斯。也许是老了,应该是老了。岁月在他身上磨下了太多伤痕,他看上去宛如被时光长河啃过的嶙峋水岸。


        嘴角的伤疤随着咀嚼而扭曲变形。


        Reyes莫名地有些伤感,这点小小的感情在看到76的发迹线时达到巅峰。他想说“你看起来真是糟透了,老伙计”。


        Reaper:“你近看更秃了。”


        四下响起倒抽冷气的声音。


        76的咀嚼又停了,而且停顿时间是上一次的两倍,将近一秒。Reyes很有成就感。


        但是士兵76仍然没有抬眼看他。士兵76放下三明治,把双手按在餐盘两边,缓慢地问:“你聋么?”


        Reyes当然不聋,他可是古往今来天上地下最强大的哨兵,能在摇滚演唱会现场听清十五码外一只蚂蚁的脚步声,只要他愿意,他就能听到一切,看到一切,闻到一切,虽然这座监狱设置了白噪音保护——对Reyes来说是干扰——哨兵的感官,但他仍旧能听见76那和缓有力的心跳。就像一条慵懒的猫在午后阳光里跳华尔兹。


        士兵76,或者说Jack Morrison,当然知道Reyes的本事。所以他的这句有关听力的评价,是一个大写的引战。


        Reyes内心摩拳擦掌,表面沉默不语,他的肌肉已经绷紧,就等着Morrison下一句话把战斗打响,好立即窜出去揪住对方的领口,把他从那个争宠的三明治面前提起来。他要狠狠地揍Morrison的那张狗脸,就像这十年来他每夜做过的梦一样,然后他要用火机和钢笔把自己的名字烙上Jack Morrison的胸口,每一个字母都大写,GABRIEL REYES,刻到皮肤下面去,刻到肌肉下面去,这样就算Morrison扒掉自己的皮,也不能抹去焦糊的痕迹。


        Reyes要让整个监狱的人知道,这里谁掌权,这里谁是老大,他能把孤狼76打上标记拴上狗牌,他能征服一切。


        士兵76缓慢地说:“你没有听到我刚刚让你滚蛋么,聋子?”


        终于。Reyes如释重负,如愿以偿,如他计划的那样,像恶狗扑食一样窜出去,把76从座位上提起来,脸贴着脸,鼻子顶着鼻子。


        Reaper:“你他妈再说一遍。”


        Reyes专注地盯着近在咫尺的Morrison,他觉得自己都快对眼了,恍惚中对方脸上的伤疤仿佛东非大裂谷。


        但是Morrison仍旧没有抬眼看他。


        他垂着眼帘,灰白的睫毛长而笔直,盖住了那对冰蓝色的眼睛。


        没有日月泉,只有东非大裂谷。


        “你妈妈没有教过你基本礼仪么?”Reyes很不高兴,“我说话的时候你要看着我,童子军。”Reyes从前经常用童子军这三个字嘲讽Morrison,他一定还记得。


         那一瞬间,Morrison僵住了。跟他之前的咀嚼肌停顿不同,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僵住,他的皮肤似乎变成了硬壳,胸腔里的猫跳起了漏拍的踢踏舞,连呼吸都凝固在了肺叶上。Reyes能感觉到一种爆炸式的悲伤扑面而来,一下子填满了他的鼻腔,没等他吸一口这酸涩微辣的气息,Morrison惊慌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于是Reyes忘了呼吸。


       并不是因为他溺死在了那双贝加尔湖一样的眼睛里,该死的,这不是相亲相爱的八点档言情剧,这是一部严肃的、正经的、和周五酒吧夜之前必备的杜蕾斯一样重要的正剧。没错,Morrison有一双漂亮的蓝眼睛,Reyes已经淹死过很多次了,在每天早上窗帘缝漏进的晨光里,在每天夜晚散发着热气的星辉里。


        在二十年之前。


        此刻他们贴得这么近,Morrison头抬着,眼帘抬着,万事俱备,可东风却越过了Reyes。


 


        Morrison的眼睛没有焦距,他的目光落向Reyes脑后无尽的虚空。


 


        下一个瞬间,Morrison一把推开呆愣的Reyes,一边垂眼抚平领口的褶皱,一边沉着声音说:“别挑事,新来的。我进来的时候,你还在校长办公室里罚站呢。”


        Morrison没有认出他。


        Reyes内心毫无波动。


        甚至还有点想笑。


        他伸出中指,凑到Morrison脸前。


        要是在三十年前,Morrison会还他一个中指;要是在二十年前,Morrison会伸出舌头舔一下他的中指;要是在十年前,Morrison会严肃地皱眉盯着他,就像是教导主任盯着逃课抽烟的坏学生。


        现在,Morrison什么都没做。


 


        直到Morrison在所有人的避让中走出大门,Reyes才把中指收回来。


        食堂逐渐恢复喧闹。


        他忽然想起多年前,自己经常嘲笑Morrison的先天性单眼弱视,签名都是歪的,瞄准也一样。“买个钩子手你就能扮演虎克船长了。”他会笑着嘲讽,或者,“你在家开收割机的时候也会跑歪么,农场男孩?”


        现在他希望自己从没有开过任何有关Morrison视力的玩笑。


        Morrison没看见他的中指。


        Morrison没看见他。


        Morrison什么都看不见了。


 


 


Jack Morrison


 


        今天他又想起了Reyes。


        不是八点档言情那种雨里对视风里重逢的那种想,是斯巴达三百勇士的那种想。Morrison恨不得给三百勇士每人配一驾战车,然后领头把Reyes碾压进角斗场的黄土地里。——这种瘾也只有在脑子里过一过了,那些阳光、尘土飞扬的形状、骏马油腻的皮毛和某个带毛线帽的洛杉矶人,Morrison都再也看不到了。


        因为他瞎了。


        不对,是因为Reyes早就死了。


        死在十年前的那场爆炸中,他已经被钢筋水泥砸进了黄土地里,不再需要六百零二匹战马为此出力。他的空棺坐飞机回了1区,Morrison的则安睡在金黄色的麦田边。你看,连他们的墓地都是这样地合乎心意地泾渭分明。


        即使如此,Morrison还是会日常性地忘记Reyes这个人渣终于下了地狱。有句话叫“祸害遗千年”,实在说得很有理,足以作为Reyes能够长命百岁危害人间的证据。Morrison潜意识里一直觉得Reyes还活着,所以十年来他凑齐了“Reyes的一千零一种死法”,如果有朝一日出版了可以给自杀者和连环杀手当教材。


        Reyes一定能气得突突了我,Morrison心想。


        然后他会忽然意识到,Reyes已经死了。


        Reyes一定能气得从坟墓里跳出来突突了我,Morrison更正。


 


       本来今天他丝毫没想起Reyes,那个傻逼。


       今天的三明治里夹的是他最中意的沙丁鱼罐头,因为这种鱼罐头尝起来就像是过期的压缩饼干——让他仿佛回到了智械危机的战场。Morrison有条不紊地吃着饼干味的咸鱼三明治,感到三十年前的小雨滴在他的睫毛上。


       一切都让人满意。


       然后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冥想:“你瞎么?”


      不得不承认,高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Morrison还是小小地惊诧了一下。虽然很多犯人都猜出他是瞎子,但从未有人如此直截了当地问出这个问题。


       因为大家都是智商健全的成年人。


       Morrison觉得,这么傻逼的事情,只有Reyes干得出来了。


       可万万没想到,正在他享受一顿自己中意的午餐时,这样一个傻逼竟然横空出世了。而且对方的声音听上去就像一只罹患咽喉炎的抽水马桶。


       简直不可饶恕。


       士兵76低沉地说:“滚。”


       怡人的安静降临,对方一定是从善如流地滚了。Morrison放任思绪飘回二十多年前的那段金色的岁月,他感到自己正站在基地宿舍的盥洗镜前,镜子映出他年轻的面孔,色泽纯正的金发上流淌着晨光。


       那个傻逼曾经说过很喜欢他的金发,Morrison那时候天真地把这句话合并同类项成了——“我很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的金发。我很喜欢你。


       现在想想,这他妈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


       抽水马桶情真意切地说道:“你近看更秃了。”


       Boom!正中靶心。


       如果监狱里有一个“孤狼士兵76禁忌清单”,那么第一条一定是有关眼睛,第二条也一定是有关发迹线。中了一条,Morrison可以认为他是初来乍到,可以高抬贵手,但连中两条,而且是两句话九个字的功夫连中两条,这就太欠揍了。


       于是Morrison慢条斯理地放下三明治,说:“你没有听到我刚刚让你滚蛋么,聋子?”


       这是个哨兵监狱。


       他就是在引战。


       果不其然,对方以早有预谋的行动速度、激动地一把把他hao起来,鼻尖的绒毛撞在一起,恶狠狠地吐出一句:“你他妈再说一遍。”


       Morrison懒得再说一遍了,他四舍五入算是个老年人了,积攒了皱纹和生活经验,没精力唇枪舌剑做足前戏,他要用方便快捷的高尖端技术手段结束这场无聊的争斗。


       Morrison摸黑用膝盖瞄准了对方的裤裆。


       身为一个Omega,他用这一招报销了不少alpha的后半生。被他的重装坦 克碾过的旗杆足以组成国会大厦前的区旗池,现在他的战绩又要更新了。


       然后“童子军”三个字冲进他的耳朵,一模一样的发音,似曾相识的语气,一瞬间把他平静的壳击得粉碎。


       粉身碎骨。


 


       “孤狼”士兵76禁忌清单最后一条:Gabriel Reyes。



天呐!!pokenmon go上中央台啦!!!

瑞破!!!!快让我吸一口屁股ヽ(゚∀゚)ノ。。。。。姿势临摹humbertsobek太太


丑爷!!!衣服上画画真心好难orz。。。线稿打完才发现脸歪了。。。